第二章 银行劫匪

 

        是的,正是那个专注的念想,瞬间使李小南又越穿回了羊城的出租屋……

        此刻的他正躺在出租屋里的那张双人大床上,生命最后时刻想念的那台冰箱就在他的右手边。

        临近中午的太阳晒到屁股,他才被暖阳唤醒。

        李小南扭头看了看那台冰箱,长叹一口气:“幸好是做梦,真要死在山洞里,家里人连尸首都找不到,几年后就是一堆死人骨头!”。

        “这床怎么是凹的?这么不舒服?”小南翻身坐起,双脚着地,双手支撑着床沿,感觉身下的床有些异样。

        “来短信啦,来短信啦….!”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  。李小南这才发现手机原来放在冰箱上。

        “尊敬的李小男先生,您最近一期违规用卡,多日逾期未还,我行于今日冻结您名下尾号为2468的信用卡,并加入信用黑名单,请您到最近营业厅及时办理复卡,(建港银行)”李小南盯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。

        读完短信,李小南赶紧拿着手机跑出了门,跑向最近的那家建港银行营业厅。直到出了门,他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床的另外一边……

        李小南的身上还有1240元,这是他目前所有的积蓄……

        房主这两天打过好几次电话催要房租,李小南本想今天就把这笔钱先交了房租,至于信用卡,他只能再四处借,向公司预支是他最后的打算,但没料到银行这么快就把他拉入了黑名单。

        李小南有些累,当然是心累,面对这种情况,他一直在想该怎么办,怎么办?焦虑使他骑车时注意力不集中,白天险些出了车祸。这些年一直早起晚归,最多时一天要打三份工,为了治好瘫痪在床爷爷的病,工资几乎都寄回了老家,今年的春天,严重的脑出血还是带走了爷爷。

        他怕以后连火车票都不能买,这个始料未及,促使李小南加快了脚步。

        “外卖李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。

        李小南本能的回头看去 ,披肩发,修长美腿,配上吊带黑色连衣裙,嘴里叼着一块巧克力,一个酷味十足的美女向他走来。

        “这不是出租房一楼的姚可岚吗”! 姚可岚在李小南眼里太过活泼,典型的南方辣妹,活泼主动。

        “吃吗?”姚可岚伸手递过一块巧克力。

        “不了,怕蛀牙”,李小南礼貌的回了句。

        “我来给房主存房租的,你也是吧?”姚可岚边走边歪头调皮的看着李小南。

        李小南略带尴尬的笑道:“是啊”。

        此时,李小南心里还是很抗拒碰到熟人的,所以才显得尴尬,毕竟让熟人知道自己信用卡逾期也不是什么好事,尤其是在美女面前就更显得丢脸。

        两人走进营业厅时,前面有一名孕妇和六名老人,两个开放的服务窗口。没等多久,两人几乎同时被叫到了服务号。

        一张身份证连同1200元递进了2号服务窗口,“您好,今天收到逾期短信,通知说信用卡被冻结,帮忙看看能不能复卡”。

        “您好,先生,帮您看了下,您这期最低还款额是1670元,这1200元不够还款的,您还需要补存470元”,营业员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小子。

        一旁窗口的姚可岚尴尬的向李小南这边看了一眼,没有说什么。

        李小南的脸此时胀的通红,但还是向营业员提出了那句:“能否再延期几日还款?”的话,声音很小,所以营业员没有听清,又要求他重复了一次,李小南不得不将刚才的话大声又问了一遍,这次大厅里的人都听到了……

        李小南现在就想找个地缝“嗖”的一下钻进去!可惜,银行的水泥地坚硬无比还没缝……

        李小南只好把钱先存了进去,拿回身份证准备离开这个尴尬地。

        突然,一个男人挥舞着一把斧头迎面冲进了银行,李小南还没反应过来,那柄斧头便砍在门口银行保安的头盔上,也许是重击的缘故,保安一个趔趄,直接倒在了地上,捂着头挣扎着,头盔里瞬间往外流出了鲜血。

        这时,李小南才看清这个男人,身穿破洞衣服,一只腿捥起裤角,脚踩一双覆盖着厚厚尘土的凉拖,左手拎着酒瓶,右手正挥舞着那把斧头!

        看打扮,这是一个喝醉了的农民工。

        “拿钱!拿钱!越多越好!我告诉你们!今天不给钱,谁都别想出去!”男子边说边疯了似的砍向银行的柜台玻璃,“咚咚”的斧砍声震耳欲聋,大厅里所有人边尖叫边躲向墙角, 李小南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。

        这时,男子见银行的防弹玻璃半天也砍不动,竟然咧咧呛呛举着斧头直奔已经吓得蜷缩在地上的姚可岚!

       做什么都来不及了,李小南没有半点迟疑,抬腿跑向姚可岚!就在醉汉的斧头即将砍到姚可岚的瞬间,他双手紧紧扣住了醉汉握着斧头的手!这时的姚可岚已经吓得整个人瘫在地上,浑身瑟瑟发抖!木讷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柄斧头!

        李小南此时一心只想夺下醉汉手上这把凶器,就在将男子的胳膊压下来的同时,“啪,啪”的两声,男子另一只手拿着的酒瓶狠狠的砸在李小南的后脑上,每一次敲击都听得人浑身打颤。

        鲜血从李小南的头上瞬间喷出,片刻就染红了雪白的T恤!李小南一个趔趄,大脑同时“嗡嗡”作响,差点摔倒,但头脑中的意识告诉自己,必须要把眼前这个人撂倒,不然全大厅的人都会被殃及,手上这把斧头甚至会出人命!于是他咬紧牙关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男子被整个按倒在地。

        两人倒地的瞬间,李小南借机夺下斧头并抛向了远处,由于脑部被重击,身体已经不听使唤,他用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压住了这名男子,尽可能的不让他动弹。

        刚才倒地的保安强忍着疼痛跑了过来,一把夺下男子另一只手中的酒瓶,抓住对方的手就是一个擒拿,男子直疼的“啊,啊”乱叫。“别动,再动就把你胳膊拧断!”保安此时怒气冲冠,对其大声吼着!

        这时,银行内部两个男员工也从里面冲了出来,一个按住了男子的腿部,另一名员工从墙角拿了一把防爆钢叉,一下就叉在男子的颈部。李小南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,见该名男子已被控制,便翻身倒在了一旁。

        银行保安将男子的双手用力的扭到背后,用膝盖顶住其后背,从衣兜里掏出尼龙自锁扎带麻利的捆住了男子的双手!

        “好样的!”此时的银行内外顷刻间爆发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,路过的人群已将银行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,很多人举着手机还在录着。

        “刚才我看见这个男的拎着斧子,从马路对面过来直奔银行,还怒气冲冲的,我就知道要出事,赶紧用手机录,正好都录了下来。一会警察过来,我录的视频正好做证据!”一名大爷手里拿着手机神情凝重的对旁边人说着。


        李小南醒来时,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头上的伤口已被医生缝合,包上了纱布。

        “你醒了!刚才看你脑袋哗哗的流血,我生怕你挺不过来!”

        李小南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活泼的辣妹在身边,扭头看过去,姚可岚哭红的双眼正望着他。

        “我要是真挺不过来,你可别忘了帮我料理后事,不然我真就成了无人认领的尸首了”,李小南半开玩笑的说着。

        “谢谢你救了我,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嗨,这有什么,换成别人也会做,谁让我赶上了,只要大家没事就行了”。

        “我现在能不能出院?这医药费是谁出的?”,虽然头部还有些忍忍作痛,但李小南估摸着下地回家应该没有问题,在钱面前,此时的英雄也照样成了惊弓之鸟。

        “是银行叫的救护车,我跟着过来的,银行的人刚走,临走还交代了,你在医院的费用全部由银行出,你这种情况属于见义勇为,所以别担心医药费的事了,”

        “至于你的信用卡逾期,我和银行的人也说了,他们说会帮你解决,你就好好的休息”,姚可岚拽了拽毯子。

        “可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“还有什么事?”姚可岚瞪着眼睛。

         “可……,这个月的房租我还没交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呵呵,正好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,房租我替你交了,一会我就打电话给房东。另外等你养好了,我请你吃大餐!大大的!”,姚可岚刚才哭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甜美的笑容。

        “等我发工资了一定还你”。

        一个女人知道一个男人兜比脸还干净,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耻辱,李小南更是如此,但经历过刚才的生死一幕后,这种事情反倒成为了一种坦诚,让两个人有了更释怀的信任。

       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